[转]陕西宁陕实行15年免费教育 卖政府办公楼建校

陕西宁陕实行15年免费教育 卖政府办公楼建校


  “迁建的钱从哪里来?县里就想到卖政府办公楼。”最终通过出让、置换等方式,宁陕县将县直部门的办公楼卖给商铺,用筹集来的资金将宁陕小学迁建到安全地带。

这个贫穷县最豪华的建筑是学校 汤启卫摄 (图片来源:人民网)

济南时报报道:我们常说,看到了孩子,就看到了希望。随着诸多新闻事件的曝光,提起孩子,我们此时又多了一份失望,多了一份沉重。
赤裸的娇嫩身子,被油漆泼成“青面兽”的脸庞,面对镜头竖起的中指,“派出所就是我家开的”狂言,还有“我要玩你全家”的警告……这样的现实,让我们不禁发问:这究竟是谁家的孩子?是中国人的孩子吗?他们是出生在曾千百年来不断警示“苟不教,性乃迁”,并且发生过“孟母三迁”、“断机教子”、“择邻而居”故事的中国吗?
伴随孩子竖起的中指,倒下的是孩子心中“孝悌之义”。我们不必再去苦苦追究孩子的过错,他才15岁。要追究的是,我们的心中少了什么?多了什么?要改正什么?当然,这份沉重,并非所有的个体家庭可以负载。我们的整个社会都应该反思。
以德育人关键在于教育兴邦。还好,我们还有一个宁陕。早在1904年我国的《初等小学堂章程》中就有言:“国民之智愚贤否,关国家之强弱盛衰”;早在1986年《义务教育法》中就确立了实施九年义务教育的国家大法。如今,一罐咸菜,让县委书记下决心全县实行免费教育,15年,从学前到高中毕业,全免费,为此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要拿出40%的财政收入,钱不够,卖掉政府办公楼……还好,至今无人公开说他们是在作秀;还好,至今还没有哪个城市说“鸭梨山大”;还好,社会各界好评如潮。
也许,大家都知道,这是为了孩子。也为了,我们的希望。
这里就是县城?记者到达陕西宁陕后曾产生这个疑问。在这个县城,无论你朝哪个方向走,不出20分钟就会被大山挡住,因为秦岭遮住县城半边天。就城市硬件设施而论,这座县城不如济南的一个乡镇。
就是这样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却在今秋做出惊人之举——— 率先在全国贫困地区实现学前到高中15年免费教育,为此每年要投入近40%的地方财政收入。
与先前推行免费教育的几个经济发达地区相比,宁陕免费教育更具现实意义。一个贫困县都能实现免费教育,是否意味着免费教育可在全国推广?日前,本报记者赴陕西安康市宁陕县进行了采访。接受记者采访时,宁陕地方官员表示,不愿让其他地区尴尬,更担心免费教育被指责成作秀。
改革从一罐咸菜开始
县委书记对学生捧着的玻璃罐产生好奇,打开一看全是腌咸菜。学生说:“一周就靠这罐咸菜下饭。”
9月20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秦岭腹地的宁陕,这里的经济落后显而易见,县城最繁华的商场也就相当于济南的一个社区超市。
置身于这种环境,就更难以想象,宁陕推行15年免费教育的底气从何而来?
宁陕县县委书记陈伦宝告诉本报记者,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宁陕大量在外务工的农民返乡。调查发现,返乡的1258名农民工中,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竟有1021人。而通过对宁陕劳动力就业长期调研发现,具有较高教育水平的劳动力更容易找到就业岗位,收入水平也明显较高,“这说明提高教育水平是帮助贫困人口脱贫的有效手段。”陈伦宝说。
宁陕教育改革由此提上议程:2008年,免费职业教育;2009年,免费高中教育;2011年,免费学前教育。至此,15年免费教育大局已定。
在当地教育界眼中,宁陕教育改革起步要更早,是从2007年“营养计划”开始的,这个改革缘于一罐咸菜对县委书记陈伦宝的触动。陈伦宝向本报记者回忆,2007年春季的一个周日下午,他在下乡途中遇到一群在寄宿制初中上学的学生,他们当时带着一周干粮返校。陈伦宝让学生们坐自己的车去学校。在车上,陈伦宝对一名学生捧着的玻璃罐产生好奇,打开一看全是腌制的咸菜。这名学生说:“一周就靠这罐咸菜下饭。”这个学生并非个例,陈伦宝曾在一个农村寄宿制小学发现孩子们天刚黑就睡下,对此学校老师解释:“学生晚上吃不饱,早睡能扛饿。”
乡村教师出身的陈伦宝被深深触动了,经宁陕县相关部门多次讨论,“营养计划”在全县推行,主要内容是对初中生每天补助3元生活费,小学生2.5元,学校用这笔款项为学生们提供热水、热汤、热菜。菜谱也是由宁陕的县委反复敲定的,选择的都是既能补充营养又便宜的本地蔬菜。
正是因为一罐咸菜的触动,宁陕的主政者开始把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到教育改革上,最终实现15年免费教育。
免费不是一分钱不花
生源逐年减少,财政收入逐年增加,宁陕的免费教育财政压力将越来越小,进而得以持续。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宁陕县2010年地方财政收入3075万元,人均纯收入3812元。这意味着在钱的问题上,宁陕县要为15年免费教育付出极大。
今年17岁的李泱是宁陕中学高二学生,她一升入高中就享受到免费教育。每学期学校减免800元学费、200元晚自习补课费,一年下来是2000元。对于贫困家庭的李泱而言,这无疑是能进入高中就读的保障。
在宁陕,李泱这样的高中生有1593人,为他们免掉的学费都由宁陕财政承担。仅高中免费教育一项,宁陕县每年要投入400万元,加上学前免费教育、住宿生生活补助、蛋奶工程、营养计划等,县财政每年投入资金1300余万元。
推行免费教育前,宁陕县就算过这笔账——— 按照县里的家底,不仅可以推行免费教育,还能保证免费教育能持续下去,这是因为“根据人口发展趋势,宁陕的生源会逐年减少。而且我们正在大力发展旅游业,地方财政收入将逐年增加。这样一对比,推行免费教育的压力会越来越小。”当地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但是记者发现,宁陕免费教育并不是一分钱不花。宁陕中学校长赖邦志说,虽然免掉了学杂费,但学生每学期要交五六百元的课本费、学习资料费,住校生每学期要交180元住宿费,“如果我们的经济发展好了,将来就可能把课本费、住宿费也给学生免掉。”一位政府官员说。
卖政府办公楼建学校
在宁陕,最气派的建筑不是政府办公楼,也不是商场,而是宁陕中学的实验楼。
虽然前景乐观,但宁陕县目前要承受财政上的压力。为了集中财力办教育,宁陕县要求全县各级部门大力节俭,除限制精简会议、启用电子文件、压缩行政经费外,还要求县委书记、县长在内的全县领导干部,3年内不得换新车,出差住宿费每晚不超过120元。
记者采访中看到,宁陕县委宣传部办公室里有一台破旧的电脑,而在工作人员眼中这是一台“新”电脑,“总比以前那台好,打了很长时间报告,县里才拨下 600元,让我们从网吧里淘来这台电脑。”
但在当地老百姓看来,这都算不上什么,最让老百姓感动的是县里卖政府办公楼建学校的举动。宁陕县教体局局长石功赋说,几年前的一个雨季,宁陕小学所在的位置出现山体滑坡,县里为此考虑迁建小学。“迁建的钱从哪里来?县里就想到卖政府办公楼。”最终通过出让、置换等方式,宁陕县将县直部门的办公楼卖给商铺,用筹集来的资金将宁陕小学迁建到安全地带。
办公楼卖掉了,宁陕县财政局、城建局等县直部门只好迁到宁陕小学原校址办公,并成立了行政小区。21日下午,记者看到所谓的行政小区就是几栋破旧的楼房,每栋楼三层高,远不如宁陕中学实验楼气派。
矿工儿子的命运
学生大学毕业后不回宁陕工作,他也会接济家里,一家人就有望脱贫——— 这就是“培养一个,脱贫一家”的由来
宁陕县从开始改革至今,初中毕业生升学率由2007年44.6%上升到现在的92%。作为宁陕县唯一的高中,宁陕中学是陕西省重点中学。记者实地采访看到,宁陕中学的实验室、图书馆、标本室等硬件设施丝毫不亚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重点中学。就是这样一所高水平学校,却实行“三无政策”,即无分数限制、无学费、无人数限制,全县所有初中毕业生都可以进入这所中学就读。
今年17岁的丁磊家在宁陕县江口回族镇,父亲是矿工,在山西的煤矿打工。上初中时,丁磊每次考试都排年级前几名,但在母亲看来,他的成绩没有比他大一岁的哥哥好。当时宁陕还没有实行免费高中教育,按照他们的家境,丁磊和哥哥只能有一人上高中,“我的那些伙伴儿出去打工一月也就挣1000多块钱,我实在不想过这种生活。”丁磊说,幸运的是初中毕业前一年,实现了免费高中教育。现在,丁磊打算考一所军校,这样就能免费上大学,自己的命运也就能由此改变。
宁陕县推行免费教育目的是“靠教育脱贫”。但本报记者采访发现,宁陕往年考出去的大学生毕业后很少有回乡工作的,不能挽留人才,宁陕如何脱贫?对此,当地一位官员说,宁陕很早就提出“培养一个,脱贫一家”的教育口号,因为“按情理讲,大学生毕业后即使不回宁陕工作,也会往家里寄钱,过年过节还会回来孝敬父母,这样他们家的生活就会改善,一家人就脱贫了。”
不愿让其他地区尴尬
改革中前瞻性的思维往往会遭受质疑。同时多位人士说,宁陕的优势是学生少,这是其他地区比不了的。
因为免费教育,宁陕吸引来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多路媒体记者。对此,当地官员有些担忧,“媒体都来报道,别人会不会说我们免费教育是政治作秀?会不会像神木免费医疗那样招来一片质疑?”记者注意到,在央视的报道中,宁陕党政一把手并未出面接受采访。
当地一位官员告诉本报记者,在改革中,前瞻性的思维往往会遭受质疑。免费教育在宁陕推行也并非没有阻力,刚开始也有人表示质疑,“他们认为没必要免费,免了这点儿学费对学生没有多大意义。”一位教育界人士说,他曾听到外地同行的冷嘲热讽,“说我们拿国家转移支付的财政给自己赚吆喝。”
一位政府工作人员注意到,宁陕免费教育的新闻被转载到各大论坛后,网友会先称赞一番,然后再质疑本地的教育高收费,这个发现让他格外不安,“如果这些信息反馈到当地政府官员那里,会不会让他们尴尬,进而对我们宁陕产生看法?”
也曾有社会舆论认为,国家级贫穷县都可以15年免费教育,这意味着全国各地都可以推行。采访中,当地多位官员对此向记者表示,宁陕推行免费教育有自身优势,“我们人口基数小,2011年全县学生才9146人,这是其他地区比不了的。如果我们也有好几万学生,按照我们的财力,也搞不了免费教育。”因此当地干部表示,不愿宁陕的免费教育对其他地区产生压力,更不愿他们因此尴尬。

(济南时报记者 汤启卫 发自陕西宁陕)

打喷嚏链接: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kids&id=50525

 

用手机上喷嚏网:m.dapenti.com        每周精华尽在【喷嚏周刊】       《喷嚏图卦》图片托管于又拍网
from 喷嚏网—-阅读、发现和分享:8小时外的健康生活! 之 [成长坊]: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kids&id=50525 更多分享: https://zzyu.wordpress.co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