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校园里那些未来的扎克伯格们

校园里那些未来的扎克伯格们

Feross Aboukhadijeh喜欢讲自己如何出名的故事。那是去年秋天,他在斯坦福大学上大3。Google刚刚推出一项新功能Google Instant,能实时显示搜索结果。Feross觉得既然Google可以实时显示搜索结果,那么他也可以为YouTube开发一个服务,让YouTube实时显示视频。为此他和朋友打赌说自己可以1个小时搞定,不过事实证明他花了3个小时。

他的成果是一个名叫YouTube Instant的网站,比如你输入字母A,那么它则会很快显示并播放以字母A开头的最流行的视频,依次类推。

该网站是在一个星期4晚上的9点32分上线的,当Feross第2天早上8点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份语音邮件就说到:“华盛顿邮报采访”。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天啦,不可能是真的吧。”可是到了当天晚上,YouTubeInstant已经获得了几万次浏览,他的名字和照片也已经出现在了许多网站和电视节目上。甚至YouTube共同创始人Chad Hurley都发推说愿意给他一份工作。

可是Feross委婉的拒绝了。因为他想继续自己在斯坦福的学业。不过他的名气已经在硅谷的IT圈子里传开了。就在大3开学前的那个暑假他才刚刚完成在Facebook的实习,并且有幸和扎克伯格相识(后来扎克伯格到斯坦福大学的一堂课上作演讲的时候还直接叫出了Feross的名字)。另外Google也表示大门会永远为他敞开。

当然YouTube Instant并未改变世界,或许甚至连钱都没赚到。但是它帮助Feross打开了一扇大门。你或许会说这样有些泡沫的嫌疑,但是现在硅谷就是这样,而且至少它也还没有破灭。因此如果你现在有一个创意,立马去做,去实现它。把它搬到网上,让别人去用。结果无非是两种:最好的情况是你创建下一个Facebook,最差的结果是你从头再来。甚至即便是出现了最差的结果,或许你也能获得Google,Facebook等巨头的注意得到一份工作邀请。

以下这个场景是一个星期6的晚上:几十个男生挤在斯坦福大学的一间教室里,各自都趴在电脑上,边喝着可乐,边猛烈的敲着键盘——他们正在参加一个名为“Happy Hack Hour”的编程大赛——该大赛由计算机协会组织,Feross是会长。有3位小伙子就围着David Fifield的电脑坐着(David是一名研究生),David开了一个显示所有通过斯坦福无线中心的流量的窗口,任何时候一旦有人访问一个网站比如说Facebook.com,那么该访客的IP地址则会显示在David的屏幕上。David解释,辅以适当的技术他就能获取到这些访客的Facebook账户和密码,不过他不会这样做,他说:“我们斯坦福的人不做这样的事”。

在这里人人都有自己的项目,比如两位学生在开发一个名叫Habut可以帮助人们培养好的上网习惯的服务,另外一位学生则正在开发一个医疗主题的问答网站。
其中一位叫Thompson的学生很有趣的解释了编程的过程,他说:编程就像吸毒一样,痛苦,痛苦,最后突然极度兴奋。你编上好几个小时,运行程序,然后发现有bug,然后找方法解决,然后累倒趴下休息一会儿,然后醒来再继续。

Feross就说到,当他拥有自己的第1台电脑的时候,他就给它装载了一些病毒,然后自己再解决这些病毒。上中学的时候,他就开始学编程,那时候他创建过一个AP学习笔记网站直到现在每天都还有1万的访问量。他调侃的说到:父亲叫我电脑小子,叫我哥哥运动小子,不过我讨厌这一称呼,因为我也想成为运动小子。因此他现在既打篮球又玩电脑。

去年夏天,Feross在Facebook实习的时候,还看到过扎克伯格的一段“趣事”:他们的团队从事的是重新开发Facebook Groups应用的项目,当发布的日子快要到来的时候,扎克伯格出现在了他们团队的办公室说想为该应用写几行代码试试手。听到这一消息,团队顿时炸开了锅:“啊?扎克要写代码啦!”于是其中的一位成员就在应用里设置了一个小小的bug让扎克伯格来修复。5分钟过去了,没动静,20分钟最后甚至1小时都过去了还是没搞定。最后Feross说:“修复那个小bug大概花了扎克2个小时的时间,而我们其中任何一名工程师大概都能在5分钟搞定。”就像一位退休已久的老人重回工作岗位回忆一下旧日的岁月一样,扎克伯格编程的能力显然在他的管理岗位上已经退化得差不多了。不过在Facebook,扎克伯格非常看重编程,比如该公司一年就要举行好几次24小时的马拉松编程大赛。

此外,Feross说创意根本不值钱,值钱的是执行力。纽约大学教授Panagiotis Ipeirotis也说:“我几乎不怎么相信创意之类的东西,我更相信执行力”。事实上《社交网络》电影里由Jesse Eisenberg扮演的扎克伯格就有一句很经典的类似主题的话,他对Winklevoss兄弟说:如果你们说自己是Facebook的发明者,那么你们为什么没有发明Facebook呢?

之前有句俗语说世上没有新创意,随着技术门槛越来越低,这句话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到要真实了。如果10个人都有一样的创意,那么能够取得成功的必将是那个能够快速执行该创意并快速根据用户反馈作出修正的人。正如Feross所说:“第一步不求完美,但求做出来”。

今年夏季,Feross没有继续在Facebook,YouTube或者Google实习,而是去了创业公司Quora——一个问答网站。他想今后既然自己也想创业,那么到创业公司先看看他们的运作总是好的。

也正是自从开发了YouTube Instant之后,Feross感觉到自己的胃口越来越大了,他说就像“一个惊雷”一样,他被劈醒了。他继续说到:“成功的人与你我没什么不同,最大的不同也就是他们愿意加入到这场浪潮之中来而不是只做一个旁观者。”

最后他说:“失败只是一个选择,或许连一个糟糕的选择都算不上。我也不是非常的害怕不确定因素,而且我认为扎克伯格一开始创建Facebook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现在大学里的小伙子们再次来袭,老一辈的比尔盖茨,Larry Page,扎克伯格等人你们还能Hold住吗?

Via nymag.com


扎克伯格率高层速度潜水Google+

马克.扎克伯格创立Facebook初期的15段生活趣事

Michael Arrington: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们就像职业运动员一样,他们在25岁左右达到巅峰

马克扎克伯格当选时代杂志2010年度人物
无觅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36氪


from 牛博山寨 编辑推荐: http://feed.36kr.com/c/33346/f/566026/s/1847866c/l/0L0S36kr0N0Cp0C467420Bhtml/story01.ht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