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转]传亚马逊与惠普谈判收购Palm

传亚马逊与惠普谈判收购Palm 消息来源透露亚马逊正与惠普举行严肃谈判,商讨收购Palm,亚马逊是最有可能达成交易的买家。 在宣布Kindle Fire平板之后,亚马逊可能是最适合Palm和webOS系统的公司之一,而前Palm CEO Jon Rubinstein也是亚马逊的董事会成员。Kindle Fire运行的是亚马逊深度定制的Android 3.1系统,通过收购到Palm,亚马逊将可以放手重新设计webOS以满足自己需求。惠普在2010年以12亿美元收购了Palm,如果亚马逊收购,它的花费可能只是惠普的一个零头。 from Solidot: http://it.solidot.org/article.pl?sid=11/09/30/0511255&from=rss 更多分享: https://zzyu.wordpress.com/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转]史上最著名的10个思想实验:1.缸中的大脑(Brain in a Vat) 2.薛定锷的猫(Schrodinger’s Cat)…

史上最著名的10个思想实验:1.缸中的大脑(Brain in a Vat) 2.薛定锷的猫(Schrodinger’s Cat)… 史上最著名的10个思想实验,太纠结了,学习之。 想过什么是哲学吗?可能大家都不是很说的清楚。看看下面这些“史上最著名的10个思想实验”,可能你对哲学会有自己的理解了。 10.电车难题(The Trolley Problem) “电车难题”是伦理学领域最为知名的思想实验之一,其内容大致是: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后就要碾压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个疯子在那另一条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考虑以上状况,你应该拉拉杆吗? 解读: 电车难题最早是由哲学家Philippa Foot提出的,用来批判伦理哲学中的主要理论,特别是功利主义。功利主义提出的观点是,大部分道德决策都是根据“为最多的人提供最大的利益”的原则做出的。从一个功利主义者的观点来看,明显的选择应该是拉拉杆,拯救五个人只杀死一个人。但是功利主义的批判者认为,一旦拉了拉杆,你就成为一个不道德行为的同谋——你要为另一条轨道上单独的一个人的死负部分责任。然而,其他人认为,你身处这种状况下就要求你要有所作为,你的不作为将会是同等的不道德。总之,不存在完全的道德行为,这就是重点所在。许多哲学家都用电车难题作为例子来表示现实生活中的状况经常强迫一个人违背他自己的道德准则,并且还存在着没有完全道德做法的情况。 9.空地上的奶牛(The Cow in the field) 认知论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思想实验就是“空地上的奶牛”。它描述的是,一个农民担心自己的获奖的奶牛走丢了。这时送奶工到了农场,他告诉农民不要担心,因为他看到那头奶牛在附件的一块空地上。虽然农民很相信送奶工,但他还是亲自看了看,他看到了熟悉的黑白相间的形状并感到很满意。过了一会,送奶工到那块空地上再次确认。那头奶牛确实在那,但它躲在树林里,而且空地上还有一大张黑白相间的纸缠在树上,很明显,农民把这张纸错当成自己的奶牛了。问题是出现了,虽然奶牛一直都在空地上,但农民说自己知道奶牛在空地上时是否正确? 解读: 空地上的奶牛最初是被 Edmund Gettier用来批判主流上作为知识的定义的JTB(justified true belief)理论,即当人们相信一件事时,它就成为了知识;这件事在事实上是真的,并且人们有可以验证的理由相信它。在这个实验中,农民相信奶牛在空地上,且被送奶工的证词和他自己对于空地上的黑白相间物的观察所证实。而且经过送奶工后来的证实,这件事也是真实的。尽管如此,农民并没有真正的知道奶牛在那儿,因为他认为奶牛在那儿的推导是建立在错误的前提上的。Gettier利用这个实验和其他一些例子,解释了将知识定义为JTB的理论需要修正。 8.定时炸弹(The Ticking Time Bomb) 如果你关注近几年的政治时事,或者看过动作电影,那么你对于“定时炸弹”思想实验肯定很熟悉。它要求你想象一个炸弹或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藏在你的城市中,并且爆炸的倒计时马上就到零了。在羁押中有一个知情者,他知道炸弹的埋藏点。你是否会使用酷刑来获取情报? 解读: 与电车难题类似,定时炸弹情景也是强迫一个人从两个不道德行径中选择的伦理问题。它一般被用作对那些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使用酷刑的反驳。它也被用作在极端形势下法律——就像美国的严禁虐囚的法律——可以被放在第二位的例子。归功于像《24小时》的电视节目和各种政治辩论,定时炸弹情景已成为最常引用的思想实验之一。今年早些时候,一份英国报纸提出了更为极端的看法。这份报纸提议说,如果那个恐怖分子对酷刑毫无反应,那么当局者是否愿意拷打他的妻子儿女来获取情报。 7.爱因斯坦的光线(Einstein’s Light Beam) 爱因斯坦著名的狭义相对论是受启于他16岁做的思想实验。在他的自传中,爱因斯坦回忆道他当时幻想在宇宙中追寻一道光线。他推理说,如果他能够以光速在光线旁边运动,那么他应该能够看到光线成为“在空间上不断振荡但停滞不前的电磁场”。对于爱因斯坦,这个思想实验证明了对于这个虚拟的观察者,所有的物理定律应该和一个相对于地球静止的观察者观察到的一样。 解读: 事实上,没人确切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科学家一直都在争论一个如此简单的思想实验是如此帮助爱因斯坦完成到狭义相对论这如此巨大的飞跃的。在当时,这个实验中的想法与现在已被抛弃的“以太”理论相违背。但他经过了好多年才证明了自己是正确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转]日式缜密计划书,为何在中国不受待见?

日式缜密计划书,为何在中国不受待见? 不久前,笔者时隔很久又在深圳的清华大学研究院为MBA授课。讲授的课程是CPO,授课时间持续了7个小时。授课中有一个情况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那就是中国学生与日本学生的差别。笔者在日本也曾在东京大学和早稻田大学执教10年以上,这种差异引发了笔者的思考。   在中国授课时,学生在课堂的发言和提问远远多于日本。授课甚至常常因为提问而中断。或许是中国学生不喜欢将不明之处积压在心里。但从他们实际写的文章来看,情况却远不如预期的那样好。即便是在让学生思考的实习现场,也很少有好主意闪现。笔者在清华大学教过很多学生,也曾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执教过,情况都大致相同。   同样笔者感到,日本企业与中国企业在商务领域的差异似乎也相当之大。如果询问日本企业“想要什么,想做什么”的时候,会得到经过充分思考的回答。但面对同样的问题,中国企业却经常给不出像样的回答。就算问投资者想要进行什么样的投资,问企业家想要获得什么样的技术,得到的回答也都是“什么都行,我不太清楚,请指教”之类。有的甚至会令人担心他们“是否真的认真思考过”。   在日本,一般情况下沉默的人居多。但一问就知道,他们对问题有种种深入的思考,并有自己的见解。只是很多人对在公开场合旗帜鲜明地发表观点、摆明立场较为消极。这或许是因为日本人有不愿意被他人评价的倾向的缘故。   而在中国,常有大声而热烈地争论甚至到无法收拾局面的场景出现。但仔细听时会发现,绝大多数情况下,大家并不是在为寻求一个解答而展开白热化的讨论。根本就不是为了认真思考某件事情而讨论,而是随心所欲地想到什么嚷什么。   莫非很多中国人不打算“认真思考,提出见解”?怀着这个疑问,笔者曾询问过很多人。大多数人都回答“或许是这样”。询问其详细理由,最多的看法是“全体民众已经长期被指示‘照这样办’,已经习惯了奉命行事”。   可能是这种情况的反映,日本企业与中国企业做出判断的方式完全不同。   关于日本企业的“判断速度”之慢,恐怕已经是众所周知。与之相比,中国企业做出判断的速度一般来说快得惊人。绝大多数都是由高层出马立刻拍板。完全不征求下属们的意见。即使委托下属进行调查,但基本也不会让下属做判断。   但日本企业很少有高层出面商谈的。就算有,高层也只是打个招呼,完全不会在实际的商谈中发声。对中国企业而言,这简直难以置信。   商谈使用的资料也完全不同。多数日本企业会倾全力编写业务计划书,在里面加入很多论述和佐证的数据。其结果是,写好的计划书很厚,一次都看不完。如果提交的对象是日本企业,对方会感觉“对于这番努力,不做出回应便有失礼数”,因此会加以阅读,并听取对计划书的长篇解释。   但这种资料,中国企业首先就不会接受。如果按照日式做法提交了大量资料,对方必然会要求重新制作一份简洁的资料。当拿出整理好的资料准备开始说明的时候,对方又会说“这就够了,我们已经明白了”。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做出判断的并非是项目负责人,而是高层。使用DVD和视频进行直观地介绍便可,而公式、图表等数据,就算再有用,也不会有人看。   中国的商务还不仅如此,合作关系和投资之类的判断经常是在会议前的饭局上就已经敲定了。重要的不是缜密的计划书,而是在饭局应酬中打探对方高层的想法。   认真思考、有见解却难以做出决定的日本型,就算没有认真思考也一样当机立断的中国型。哪个才是在未来能称霸全球的商务模式呢?(特约撰稿人:山田太郎,优乐福环球事业公司社长) from 牛博山寨 编辑推荐: http://china.nikkeibp.com.cn/news/sino/57994-20110920.html?ref=ML 更多分享: https://zzyu.wordpress.com/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转]Qubulus API让开发者在手机应用中添加高精度室内定位功能

Qubulus API让开发者在手机应用中添加高精度室内定位功能 随着LBS服务的兴起,室内定位技术(Indoors Positioning System)也开始升温。这种技术可以让你对室内物品进行精确定位。比如在一家商场里面,你可以通过这种技术知道某个品牌的皮鞋在第几层的某个位置。 室内定位技术采用电子标签对每个设备进行定位追踪,这些标签使用有源RFID技术,工作频率在2.4GHZ,微波强度远低于手机信号发射。 在需要监控定位的区域,一般要安放一定数量的信号接收和传输设备。电子标签所发射的信号将会被这些设备接收并立即传输到中央电脑的定位软件中进行计算,由此得出每个被定位对象的具体位置。检测这些标签的接收器则连入现有局域网,并向位置软件传递定位数据。这样物理位置就以图形方式显示在Web用户界面上。 今天来自瑞典的创业公司Qubulus刚刚推出了一个API服务,可以让第三方开发者在自己的手机应用中添加室内定位功能,精度可到达货架级,也就是说你可以对商店里的产品进行定位。 Qubulus的QPS系统的精度达到了2-3米,并且很快将推出新的算法,将精度提到1米以内,非常适合店内导航。 在使用这个LocLizard API之前,开发者需要将其和Qubulus的Gecko服务建立映射。这需要使用来自无线电网络的信号对建筑物进行映射处理,然后让手机应用通过这些数据确定用户位置。 你可以在这里申请Qubulus的LocLizard API服务。 以下这段来自诺基亚的视频有助于你对室内定位技术有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 消息来源:TNW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36氪 from 牛博山寨 编辑推荐: http://www.36kr.com/p/49125.html 更多分享: https://zzyu.wordpress.com/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转]陕西宁陕实行15年免费教育 卖政府办公楼建校

陕西宁陕实行15年免费教育 卖政府办公楼建校   陕西宁陕实行15年免费教育 卖政府办公楼建校  来源: 济南时报    “迁建的钱从哪里来?县里就想到卖政府办公楼。”最终通过出让、置换等方式,宁陕县将县直部门的办公楼卖给商铺,用筹集来的资金将宁陕小学迁建到安全地带。 这个贫穷县最豪华的建筑是学校 汤启卫摄 (图片来源:人民网) 济南时报报道:我们常说,看到了孩子,就看到了希望。随着诸多新闻事件的曝光,提起孩子,我们此时又多了一份失望,多了一份沉重。 赤裸的娇嫩身子,被油漆泼成“青面兽”的脸庞,面对镜头竖起的中指,“派出所就是我家开的”狂言,还有“我要玩你全家”的警告……这样的现实,让我们不禁发问:这究竟是谁家的孩子?是中国人的孩子吗?他们是出生在曾千百年来不断警示“苟不教,性乃迁”,并且发生过“孟母三迁”、“断机教子”、“择邻而居”故事的中国吗? 伴随孩子竖起的中指,倒下的是孩子心中“孝悌之义”。我们不必再去苦苦追究孩子的过错,他才15岁。要追究的是,我们的心中少了什么?多了什么?要改正什么?当然,这份沉重,并非所有的个体家庭可以负载。我们的整个社会都应该反思。 以德育人关键在于教育兴邦。还好,我们还有一个宁陕。早在1904年我国的《初等小学堂章程》中就有言:“国民之智愚贤否,关国家之强弱盛衰”;早在1986年《义务教育法》中就确立了实施九年义务教育的国家大法。如今,一罐咸菜,让县委书记下决心全县实行免费教育,15年,从学前到高中毕业,全免费,为此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要拿出40%的财政收入,钱不够,卖掉政府办公楼……还好,至今无人公开说他们是在作秀;还好,至今还没有哪个城市说“鸭梨山大”;还好,社会各界好评如潮。 也许,大家都知道,这是为了孩子。也为了,我们的希望。 这里就是县城?记者到达陕西宁陕后曾产生这个疑问。在这个县城,无论你朝哪个方向走,不出20分钟就会被大山挡住,因为秦岭遮住县城半边天。就城市硬件设施而论,这座县城不如济南的一个乡镇。 就是这样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却在今秋做出惊人之举——— 率先在全国贫困地区实现学前到高中15年免费教育,为此每年要投入近40%的地方财政收入。 与先前推行免费教育的几个经济发达地区相比,宁陕免费教育更具现实意义。一个贫困县都能实现免费教育,是否意味着免费教育可在全国推广?日前,本报记者赴陕西安康市宁陕县进行了采访。接受记者采访时,宁陕地方官员表示,不愿让其他地区尴尬,更担心免费教育被指责成作秀。 改革从一罐咸菜开始 县委书记对学生捧着的玻璃罐产生好奇,打开一看全是腌咸菜。学生说:“一周就靠这罐咸菜下饭。” 9月20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秦岭腹地的宁陕,这里的经济落后显而易见,县城最繁华的商场也就相当于济南的一个社区超市。 置身于这种环境,就更难以想象,宁陕推行15年免费教育的底气从何而来? 宁陕县县委书记陈伦宝告诉本报记者,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宁陕大量在外务工的农民返乡。调查发现,返乡的1258名农民工中,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竟有1021人。而通过对宁陕劳动力就业长期调研发现,具有较高教育水平的劳动力更容易找到就业岗位,收入水平也明显较高,“这说明提高教育水平是帮助贫困人口脱贫的有效手段。”陈伦宝说。 宁陕教育改革由此提上议程:2008年,免费职业教育;2009年,免费高中教育;2011年,免费学前教育。至此,15年免费教育大局已定。 在当地教育界眼中,宁陕教育改革起步要更早,是从2007年“营养计划”开始的,这个改革缘于一罐咸菜对县委书记陈伦宝的触动。陈伦宝向本报记者回忆,2007年春季的一个周日下午,他在下乡途中遇到一群在寄宿制初中上学的学生,他们当时带着一周干粮返校。陈伦宝让学生们坐自己的车去学校。在车上,陈伦宝对一名学生捧着的玻璃罐产生好奇,打开一看全是腌制的咸菜。这名学生说:“一周就靠这罐咸菜下饭。”这个学生并非个例,陈伦宝曾在一个农村寄宿制小学发现孩子们天刚黑就睡下,对此学校老师解释:“学生晚上吃不饱,早睡能扛饿。” 乡村教师出身的陈伦宝被深深触动了,经宁陕县相关部门多次讨论,“营养计划”在全县推行,主要内容是对初中生每天补助3元生活费,小学生2.5元,学校用这笔款项为学生们提供热水、热汤、热菜。菜谱也是由宁陕的县委反复敲定的,选择的都是既能补充营养又便宜的本地蔬菜。 正是因为一罐咸菜的触动,宁陕的主政者开始把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到教育改革上,最终实现15年免费教育。 免费不是一分钱不花 生源逐年减少,财政收入逐年增加,宁陕的免费教育财政压力将越来越小,进而得以持续。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宁陕县2010年地方财政收入3075万元,人均纯收入3812元。这意味着在钱的问题上,宁陕县要为15年免费教育付出极大。 今年17岁的李泱是宁陕中学高二学生,她一升入高中就享受到免费教育。每学期学校减免800元学费、200元晚自习补课费,一年下来是2000元。对于贫困家庭的李泱而言,这无疑是能进入高中就读的保障。 在宁陕,李泱这样的高中生有1593人,为他们免掉的学费都由宁陕财政承担。仅高中免费教育一项,宁陕县每年要投入400万元,加上学前免费教育、住宿生生活补助、蛋奶工程、营养计划等,县财政每年投入资金1300余万元。 推行免费教育前,宁陕县就算过这笔账——— 按照县里的家底,不仅可以推行免费教育,还能保证免费教育能持续下去,这是因为“根据人口发展趋势,宁陕的生源会逐年减少。而且我们正在大力发展旅游业,地方财政收入将逐年增加。这样一对比,推行免费教育的压力会越来越小。”当地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但是记者发现,宁陕免费教育并不是一分钱不花。宁陕中学校长赖邦志说,虽然免掉了学杂费,但学生每学期要交五六百元的课本费、学习资料费,住校生每学期要交180元住宿费,“如果我们的经济发展好了,将来就可能把课本费、住宿费也给学生免掉。”一位政府官员说。 卖政府办公楼建学校 在宁陕,最气派的建筑不是政府办公楼,也不是商场,而是宁陕中学的实验楼。 虽然前景乐观,但宁陕县目前要承受财政上的压力。为了集中财力办教育,宁陕县要求全县各级部门大力节俭,除限制精简会议、启用电子文件、压缩行政经费外,还要求县委书记、县长在内的全县领导干部,3年内不得换新车,出差住宿费每晚不超过120元。 记者采访中看到,宁陕县委宣传部办公室里有一台破旧的电脑,而在工作人员眼中这是一台“新”电脑,“总比以前那台好,打了很长时间报告,县里才拨下 600元,让我们从网吧里淘来这台电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转]我没想那么多

我没想那么多  在《 南方都市报》上看到易中天关于“‘擦桌子的主义’之排列组合”的解析,有趣有理,以此观之,我身边还真的有“没想那么多”的人,问之,答:“习惯了。” 原文: 因为擦桌子,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道德讨论”。 吴思,大家都知道,是“潜规则”一词的发明人。吴方,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人大中文系78级的。当时,吴思是班长,吴方是副班长。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他到教室后,先给自己擦,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有时还擦全班的。次数多了,班长吴思就有点不舒服。他怀疑吴方这么做,是否矫情,是否虚伪,或者另有所图。 后来,班长吴思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再后来,非常“有思”的吴思,对这事做了反思。他写了一篇文章,叫《擦桌子的主义》,刊登在《读书》,也贴在了新浪博客。 很快就有了回帖。网友“沙如雪1991”说,有一次,儿子班级装吊扇,掉下许多泥土。安装完毕后,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 这就好玩了。一个是擦遍全班,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堪称两个极端,两个典型。 想都不用想,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吴思的同学吴方,是“道德的”:“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是“不道德的”。然而“道德的”吴方,却受到吴思的质疑,难道吴思是“不道德的”? 吴思并没有错,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实际上,这事当中,包含了好几组选项。比方说,擦,不擦;自己的,别人的;先,后;等等。做一个排列组合,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 A,既不擦自己的,也不擦别人的; B,只擦自己的,不擦别人的; C,不擦自己的,只擦别人的; D,既擦自己的,又擦别人的。 其中第四项,又可以分出两种: D-1,先擦自己的,后擦别人的; D-2,先擦别人的,后擦自己的。 第一种(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当然不好。但,多半也只会被骂作“懒惰”,不会被视为“缺德”。第二种(B只擦自己的,不擦别人的),就麻烦了,很可能遭人鄙视。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我听完这件事,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 意思也很清楚:谁家的孩子,这么自私? 不过,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只看事情的结果,那么,B决不比A差。至少,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而且,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自私”,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相反,都学A,又怎么样呢?脏乱不堪。 显然,A并不比B值得提倡。如果硬要反过来,说“宁肯大家都不擦,也不能只擦自己的”,那就类似于“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四人帮”的思维了。 既然是“四人帮思维”,为什么还有市场?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往往有一种“容不得”。容不得什么?容不得别人“自私”,容不得别人“只顾自己”,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因此,要么都擦,要么都不擦。或者,要么都干净,要么都不干净。只擦你一个人的?不行!就你一个人干净?没门! 这其实是一种“集体无意识”。正是它,造成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不宽容”。比方说,只擦自己的桌子,就那么可耻吗?我看未必。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都扫到了同桌那边。那才是真该谴责的。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宽容“自私”。只不过,得是“有底线的自私”。这条底线,就是不能损害别人,不能通过“损人”来“利己”。损人利己是缺德。只利己,不利人,也不损人,就包涵一点吧!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那我们其实就学不会宽容。 第二个问题,就是“唱高调”。比方说,毫不利己,专门利人。那么,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第三种,不擦自己的,只擦别人的(C)。但,谁要当真这么做,大家不觉得怪异吗?再说了,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唯独留下自己这张,打算咋办呀?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自己的桌子,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就不算“毫不利己”;唯独只擦别人的,才算“专门利人”。 不过这样一来,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只有你一个人“毫不利己”。结果,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另一种,是大家都“专门利人”,整个教室干干净净。 这当然也很好。问题是,这个结果,跟“每个人都擦自己”的,有什么区别?既然没有区别,为什么非得“我擦你的,你擦我的”,不能“我擦我的,你擦你的”?更何况,大家都擦别人的,跟“大家都擦自己”的,哪个更容易?当然是后者。那么,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因为有“自私”之嫌。为了避嫌,只好作秀。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道德秀”,原因就在这里。 实际上,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每个人都“自扫门前雪”,就没有他人的“瓦上霜”需要操心。相反,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门前雪”?如此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想不明白?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那就是别人不在场,或者无能力。这个时候,就需要施以援手,帮别人一把了。这无疑是很重要的。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困难的时候;而帮助,又总是互相的。因此,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也不妨提倡D——既擦自己的,又擦别人的。像某同学那样,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确实未免过分。举手之劳的事都不做,还能指望他“救死扶伤”?多半会“见死不救”的。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我可不敢找他看病。 但即便如此,也大可不必“声色俱厉”地去批判。相反,自己的桌子不擦,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倒是值得警惕,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违背人性的做法,总是难免让人起疑。 也许,这正是吴思当年要质疑吴方的原因。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 “我没有想那么多,随手就擦了。手里有一块抹布,擦一张桌子也是擦,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我没想那么多。” 好一个“我没想那么多”!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这是更接近于“圣”的人,因为他“天性纯良质朴”。 我同意这个说法。而且我认为,如果当真有此“纯良质朴”之天性,那就用不着争论是“先擦自己的”,还是“先擦别人的”。先擦别人的,是“先人后己”;后擦别人的,是“推己及人”。前者谓之圣,后者谓之贤。二者殊途同归,但后者更容易。毕竟,“及人之老”的前提是“老吾老”,“及人之幼”的前提是“幼吾幼”。孟子尚且如此,何况我等凡俗之辈?故“吾从后”(先擦自己的,后擦别人的)。 顺便说一句,接近于“圣”的吴方,也是这样做的,而且“没想那么多”。 来源:左岸读书 链接:http://www.zreading.cn/archives/2530.htm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转]Facebook Timeline 背后的信息图天才

Facebook Timeline 背后的信息图天才 在今年的 f8 大会上,Facebook 推出新的 Timeline 界面,它组织个人在 Facebook 上发布的信息,比如状态、图片、视频等等,以更加结构化的方式展现出来,就像一本放在 Facebook 上的自传。由于过于颠覆,有的用户甚至觉得 Timeline 的组织能力过强,担心 Facebook 侵犯个人隐私。 促成 Facebook Timeline 新界面诞生的是 Nicholas Felton,在 f8 大会上,Facebook 产品管理副总裁 Chris Cox 特意用了 10 分钟的时间介绍 Felton 的生平。为什么?因为 Felton 是一个信息可视化方面的天才,信息图专家。 他在个人简介上宣称他痴迷于“数据、表格和我们的日常生活。”他的成果常见诸于各个著名在媒体,比如《Wired》、《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 。 他曾用信息图的方式,展示维基百科过去十年的变化,这张图为《Wired》所绘。 他还把经济家的想法抽象化,汇集到一张信息图中,这张图为《经济学人》所绘。 他还把出版业品牌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