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们的月饼人生

我们的月饼人生

 童年,当我还与奶奶等一大家人住在一起的时候,每到中秋家里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来送月饼,这些月饼足够我们吃大半个月。吃到最后,剩下的只有腻味和厌倦。我因此会厌倦、愤怒、甚至呕吐。90年代初,正是城市家庭逐渐富裕起来的时候。在父母这代经历过粮食短缺的人看来,富裕的标志之一便是月饼的数量(随后是质量)的改善。于是,我童年脑袋中一个印象是:富裕不富裕,要看有没有本事,有本事的话,自然就有人送月饼。月饼就这样和“富足”、“本事”联系在了一起。

人们都说,月饼是中秋节和家团员的象征。吃它,是对 “家合万事兴” 的祈福。有人送月饼固然是好事。但是,月饼过剩,以及随之而来的对这种食物的腻味,却让我全然忘记了 “富裕” 这个词本应有的美好。从小记忆中的月饼过剩,也使得我对中秋节的 “传统” 味道,少了些温存。

10多年过去了,终于快迎来了我回国后的第一个中秋。我陪着母亲去超市里买食品,看到那里月饼依然货满仓架、名目繁多,似乎我们社会的 “富足” 从来没有中断过。那些月饼包装的精美,显然是作为礼品而存在的。我心想,这些月饼看起来这么漂亮,等10天后,当我们打开它吃上一口时,会不会从心底说一声“幸福”?这时,我就不禁会想起从小以来内心中的 “月饼过剩” 的可怕回忆。关于这段回忆,其实我童年中的缺失是--我从未体验过月饼传统的真正幸福,童年环境中对 “富足” 的赞美让我迷失了,不知道何为幸福。

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周围是一些高_干住宅,很多次走到楼下时总会看到来往的官车在送礼。平日里晋赏达官贵人的是水果牛奶,到了节日就是那种包装精美、体型硕大的礼包--月饼当然是少不了的。看着这些,我想,也许这些人的一辈子都会生活在 “月饼过剩” 的故事中吧,到死可能他们所拥有的就是浪费、无度、和自我膨胀。

看着这些景象,我的母亲给我讲起了她童年的经历。我的姥爷是一位不大不小的官员,60年代很早就退休在家。由于算不上“高_干”,那时他们的家庭生活也比较拮据。每到中秋,我的姥姥会精心操办一桌晚餐,要把一年中并不富裕的好食品都拿出来置办这次晚餐。有一次,家里实在拿不出栗子了,姥姥就说:“你们去树上打一点吧”。于是这些孩子真的就去了。当然,比栗子更难搞定的是月饼。在我母亲的回忆中,虽然得来略有困难,但月饼却是不多不少地陪伴着她走过童年的。

母亲比我更明白传统意味着什么,因为她的童年里没有 “月饼过剩” 的故事。

很多中国人的习惯是,小时候没有的幸福感要在长大后去弥补。是的,关于月饼,我也犯上了这个习惯。我对母亲说:希望等我们老的时候,不再有任何人给我们送月饼。到那天,我们一起去市场里买两个散装的月饼。按需取材,够我们品味到节日的幸福,就够了。

来源:小石的民歌笔记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a7baf0100w9tx.html

打喷嚏链接: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agile&id=48856

 

from 喷嚏网—-阅读、发现和分享:8小时外的健康生活! 之 [乐 活]: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agile&id=48856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