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Made in USA”的“中国制造”

“Made in USA”的“中国制造”

■2003年到2010年间,中国企业赴美的230项投资中,74%是私营企业,不过在投资额上,国企占总额的65%。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不仅开始学习如何玩美国政治,更开始运用美国的游戏规则抢夺美国市场。

眼下,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的第一个小高潮正在涌现。

“数量和规模都在呈三位数增长。” 南卡罗来纳州的亚洲首席代表林新伟说。而以前,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未成趋势。14年来,林每天都在和中国赴美企业打交道。不过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感到分外孤单,因为从事对中国企业招商引资,几乎是一项没有成果的工作。

其实,在同行眼里,林已算是幸运,早在1999年,他就做成了一单“大手笔”——吸引中国海尔落户南卡罗来纳。

“海尔一期是3000万美金,我们当时觉得非常了不起了,但我手头在跟的几个项目都在1亿美金之上,其中的一个是4亿美金。”林说。

根据美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美中关系中心等机构发起完成的研究报告《敞开美国大门——挖掘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红利》,从2003年到2010年,共发生244起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总金额达到116亿美元。

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已在美国50个州中的37个有投资,创造了超过1万个就业机会。2010年,中国对美投资超过50亿美元。

“这个数字非常非常保守。”林新伟感到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的金额和数量都被低估了。

持相同判断的还有邵宁,他是宾夕法尼亚州和马里兰州中国首席代表,他来中国的时间已经18年了。他还强调,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日益成熟,“不是早期的投亲访友,观光访问,如今的中国企业投资的针对性非常强,思维也更清晰。”

美国得克萨斯、南卡罗来纳和乔治亚州是中国制造商喜欢设厂的地方。 (东方IC/图)

Made in USA

“同样的产品,Made in China和Made in USA的价格不一样。”

如果说中国企业投资非洲、澳洲或是南美,很多是奔着资源而去,然而去美国,市场永远是中国企业最好的兴奋剂。随着中国经济崛起,中国企业需要重新定义自己的版图。

商务部研究院跨国公司中心主任王志乐认为,投资像美国这样的市场,一则是为了绕开贸易壁垒,二是为了购买技术,收揽人才。

然而,征服美国消费者的路漫长而艰难。

2011年6月,号称现代中药第一股的民营上市公司天士力宣布在美国马里兰州投资4000万美金,建立一处集中医药生产、展示、培训于一体的产业基地,面积达4.3万平方米。

这项投资几乎在董事长闫希军的脑海里酝酿了15年。尽管相比一般制造业投资,让美国人真正接受中药,这个过程显然要复杂和繁琐很多。然而,一旦成功,回报将“无法估量”,远在马里兰的天士力集团副总裁孙鹤在电话里激动地说。

这是因为,一旦通过美国主管医药的食品和药物监督管理局(FDA)的三期临床试验认证后,天士力的拳头产品、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药物“复方丹参滴丸”将在美国进行制剂、包装、检验,这一切都是为了成为名副其实的made in USA。

“同样的产品,Made in China和Made in USA的价格不一样。除了贸易问题,还有形象问题。”孙鹤告诉记者。

要想叩开美国市场,天士力必须接受FDA的三期临床试验认证,目前,已经通过了前两期。FDA对医药产品有一整套完整的认证程序,以便确保新药的安全与有效。

无独有偶,同样觊觎美国市场的企业还包括运城制版,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凹版印版滚筒制造商,在南卡罗来纳州的斯帕坦堡投资400万美金兴建了3万平方英尺厂房。

由于所处行业的特点,运城制版需要尽可能地靠近客户。

2007年9月,林新伟陪同运城制版的老总去美国考察,州政府为运城制版项目做了一份建议书,结论是这个行业在美国已经走下坡路,产值在减少,从业人数也在减少。

正当林新伟犹豫着将这个结论告知对方,运城制版的老总却对他说,这是他到美国后听到的最好消息。

当时,运城在美国之外已经有将近三十家工厂。经验告诉他们,在海外市场,运城总能够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甚至重新带动当地印刷行业。他们发现,在中国卖1000元人民币的产品,在美国的报价是1000美金,将近7倍的差距,这更让他们暗喜不己。

学会玩美国政治

看谁是执政党,然后在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上去游说。

2003年至2010年,中国公司至少在35个州有投资项目。不过直到2009年,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总额,只能和新西兰和奥地利这样的小国为伍。

即使这样,当中国不再是一个千里之外的外包制造商,而变成了一个住在隔壁的老板时,美国人是应该铺上红地毯欢迎,还是拉起闸门挡在门外?似乎这个问题一直难有定论。

反对意见在于,不少美国人认为所有中国公司都和政府相关。

华为就因为这个问题,今年2月,在收购美国三叶公司时,被美方以妨碍国家安全之名拒之门外,尽管收购额仅为200万美元。

即使是像运城制版这样的中小企业,也遭遇了同样的曲折。2007年,正当运城制版的投资顺利推进之时,运城制版的竞争对手给南卡州长打去了抗议电话,质问州长为何允许中国企业来这里竞争?

当林新伟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七上八下,这只是个400万美金,雇佣30人的小项目,州长会为此得罪选民吗?要知道,美国的政治家们做每一项决策时都会在心里计算,这会为自己赢得或者损失多少选票,他认定州长会放弃这个项目。

“但没想到州长对打电话来的公司说,美国是自由市场,南卡之所以几十年经济发展比较快,就是得益于FDI。只要投资方是合法做生意,不管来自德国还是中国,州政府有义务提供帮助。”州长鼓励林新伟继续进行这个项目,最后,运城制版总计投资一千多万美金。

不过,运城制版投资的戏剧性结局,并不意味着类似事件已成定论。是否触及美国的“国家安全”迄今依然是一个纠缠不清的红线。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学习如何融入美国政治。

“美国永远有保守派,而民主党和共和党也会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观点和想法。这里面,有些人喜欢中国,也有人反对中国,都会存在。我们要做的是更多的沟通。” 天士力集团副总裁孙鹤这样总结。

如果执政党是民主党——民主党就更关心怎么能够省钱看病,那他们就主动跑去民主党的大腕那里,说天士力的产品相当于化学药价格的百分之几,能够给美国的医疗健康系统带来多少优势,让这个国家老年人的医疗花费每年节约多少钱。

要是更关心经济的共和党上台了,那他们的游说重点就是投资将增加多少就业机会,在科研上能够提供多少亮点,企业发展壮大后可以给当地带来多少税收等。

“不做好这些功课是不行的。”孙鹤说。

当然,他们也会遭遇一些特殊的“美国问题”。比如几天前,一位民主党的议员找到孙,希望天士力能够赶快从现在选址的蒙哥马利郡搬去他们那里,或者在他们那里投资一个分公司。因为这位议员是那个区选上来的一个议员,就必须为那个区的老百姓服务。

“我们要是明显拒绝这样的邀请不好,但是谁一邀请就搬家也不是企业最好的选择。这就需要一个比较合适的方式解决了。”对所有在美的中国企业来说,如何处理这类问题,也将考验他们的智慧。这也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学习和不同文化打交道所必须的一种历练。

中国所有对美投资分布图(2003年至2011年一季度) 资料来源:纽约经济顾问公司Rhodium集团

“甲方未必就是老大”

在美国建厂时,讲究风水的中国老板临时让设计公司做了一些改动。不久,新的账单寄来了。老板开始并没有搭理,但很快律师信也来了,老板这才意识到甲方未必一定就是老大。

尽管种种不确定性让人担忧,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前往美国。其中,民营企业甚至走在了国有企业前面。

数据表明,2003年到2010年间,230项中国投资中,有170项源于私营企业,占到74%,但在投资额上,国有企业占总额的65%。

在漂洋过海赴美浪潮中,中国企业的旅行箱子里除了钱,还应装着什么?换句话说,中国企业应该如何更好地融入美国?

“关键的是找到合适人才。”邵宁和林新伟都这样认为。“如果出现问题,往往是核心管理人员的问题。”

最理想的人才莫过于既了解自己公司的文化和运作,又熟悉美国的运作方式、当地文化,现实情况却是,有这样技能的人才非常紧缺。

一些在美国留学的留学生渐渐成为中国雇主新宠,但由于大多数的留学生学习的是理工科专业,从技术人才转变为管理人才,这其中依然有大量缺口。大多数中国企业的对策是雇佣当地的销售和人事,而总部则负责派遣其他管理人员。

为了吸引中国企业落户当地,一些地方政府甚至会帮助中国雇主培训普通员工。

运城制版初到南卡时,招不到合适的工人,因此,州政府出钱免费在当地的职业学校为其培训,当地没有合适的老师,运城制版从中国派出两位老师傅飞往美国教学三个月,政府不仅为中国老师请来了翻译,并且居然全程埋单了所有费用。

当然,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不仅在人才上,在异乡经商,文化差异和观念碰撞,各种不适应几乎无处不在。

邵宁告诉记者,他看到一些企业由于没有符合美国的一些规定,主管机构给出了警告也没有及时处理,最后被勒令关掉了。

“出现问题后,中国人的思路是走后门疏通,他们找了主管机构退休的局长,之后又找了律师,但也没有解决问题。”

另一个例子是一家企业在美国建厂,中国人讲究风水,在建厂过程中,老板临时让设计公司做了一些改动,不久,新的账单寄来了。老板开始并没有搭理,但很快律师信也来了,老板这才意识到不是甲方就一定是老大。

“中国企业的对外沟通部分也比较弱,在美国,除非完全是家族企业,大部分公司是非常透明的,在这种商业环境下,中国企业要习惯媒体的监督,如果你一开始想到这一点,就会雇专人来沟通,这是品牌塑造中必经的一步。”邵宁建议。

“我的建议是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美国律师林·哈里森三世(Lynn P.Harrison 3rd)答复南方周末记者,这位美国律师娶了一位中国夫人,从2005年起,他经常来到中国,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提供服务。

“中国公司应该学会在美国金融和法律方面花钱获得服务,付出什么得到什么,在国外做任何重大投资决策,钱都可以买到这种服务。”他说。

拿美国武器,占美国市场

“今年华为与摩托罗拉的一场知识产权诉讼以摩托罗拉向华为支付使用费结案,更是华为在客场打的一场漂亮反击战。”

“我们通常认为,如果你是一家民营企业,赚不赚钱就看你投了以后还有没有追加投资,我们很欣慰地看到几乎所有的中国企业在南卡投资的现在都做了第二轮或者是第三轮的追加投资,我们认为如果他有这个意愿继续在当地追加投资,第一他对当地投资环境是认同的,第二他至少没有亏钱。”林新伟回答。

目前,中国公司开始悄悄地渗透美国方方面面。

在大学宿舍和饭店房间里,海尔美国生产的迷你冰箱是标准配置,他们也同时生产超豪华冰箱,适合美国人的“美式豪宅”;在各州和市政府财源紧张的当下,擅长价格战的中国公司提出了更有吸引力的报价,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正在为纽约市第二大道的地铁施工。

中建公司的一个项目负责人告诉林新伟,2003年,他们开始在美国拿项目时经常会有各种媒体质疑,四五年过去了,这些质疑没有了,原因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很醒目,很多美国人正在改变自己的看法,现在他们一去承包项目,听说是中国公司,都会说中国人太厉害了;其次,通过这几年的项目,他们已经不断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眼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美国开始获得利润与发展,例如,2010年,中兴通讯的美国和欧洲市场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占公司总收入的21%。今年,运城制版也迎来了美国市场的收获期。这直接对冲了国内成本上升,效益下滑带来的冲击。

受益的方面更包括,中国企业开始在美国运用他们的游戏规则进行市场的争夺。

大邦律师事务所的知识产权律师熊磊之告诉记者,这几年,华为和中兴通讯为首的中国企业在美国知识产权战略让人侧目。

作为中国专利战略实施最成功的电信行业中的代表,华为在美国和摩托罗拉、英特尔等建立了联合实验室,中兴通讯主要进行绿地投资,这些投资对华为和中兴通信的专利战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由于自身拥有的专利、特别是核心专利数量的增多,华为、中兴通讯已经从以前单方面支付给其他电信巨头巨额专利许可费转为互相许可,支出大为减少。特别是今年华为与摩托罗拉的一场知识产权诉讼以摩托罗拉向华为支付使用费结案,更是华为在客场打的一场漂亮反击战。”他说。

而这些似乎仅仅是开始,美国亚洲协会的报告中还有一项预测,到2020年,中国在世界范围的直接投资会超过1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3万亿元),这相当于将三分之一的外汇储备投资海外,或者是13亿中国人每人在海外投资4850元。

来源:南方周末

链接:http://www.infzm.com/content/62322

打喷嚏链接: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48414

 

from 喷嚏网—-阅读、发现和分享:8小时外的健康生活! 之 [铂程斋]: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48414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