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福利与民主

福利与民主

好吃懒做怎么办?

金融危机爆发几年来,原本过得很欢乐的世界各国政府都哭穷了,就连前两年吃了膨大剂,一贯以“不差钱”闻名的中国政府最近也开始爆发出政府债务问题。西瓜皮一打开,大家才发现败絮其中。

先不提中国。在西方世界,由于民主政治,选民和政客在经济危机期间的角力,也和之前大不相同,这是观察民主政治制度的一个好时机。原本被掩盖的制度缺陷,在危机时更加容易暴露出来。

福利保障制度解决了人的养老之忧,方便了人力资本的流动,这对资本创造是又好处的。但福利制度创造出来后,它依附于国家,而没依附于市场,这其中就存在巨大的道德风险——大家好吃懒做怎么办?

福利是个大盘子,政府在管控公共大盘子。是的,人人都想享受更好的福利,从这个大盘子里获取更多的利益,教育、医疗、安全等等。但是,人人都不想付出更多的代价,为这个大盘子贡献更多的储备。

如果福利保障是由市场来运作的,那么市场会逼迫个人贡献,并按其贡献度予以回馈。但问题在于,福利保障是政府在运作,而政府又是民选的,最终还是会受制于不愿意付出更多但却想获得更多的选民。绕了一圈,决定权还是在出问题的人自己手中。于是,选举中的竞选承诺问题就出现了。

美国样本

前几年,美国加州政府数度濒临破产,共和党人施瓦辛格控制的州政府、民主党人控制的州议会以及加州选民开始了博弈。共和党人信奉小政府,希望削减福利开支,减税刺激税收;民主党人素爱大政府,要求维持福利开支,同时对企业和富人征税;选民态度很明确,福利不能减,税收不能增。

吵来吵去,福利开支没怎么减,税收也没怎么增。硬汉施瓦辛格走人,其他人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至于问题,能拖则拖,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2011年6月21日,《纽约时报》有一篇报道:Public Unions Take On Boss to Win Big Pensions,讲的就是加州的公会如何挟持选举,保障自己的利益。从文中可以看出,虽然加州的公共养老基金在金融危机中收获了近三分之一的巨额亏损,但加州的养老金仍然在大比例提高。原因在于,加州选民向政客施压,谁要求削减福利开支谁走人,谁承诺维持或增加福利开支谁留下。选票决定一切。于是乎,一个小城市的警长的退休金可以高达298000美元/年,一个副消防队长的退休金也可以高达182000美元/年。于此对应的是,加州政府每年需要向养老金体系中提供高达280亿美元以补充巨大的缺口。

这种情况可以持续吗?傻子都能看出,肯定不行。是那些参加竞选的政客不明白吗?当然不是,这些人比谁都精。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最终的控制权在获得利益的选民手中。这好比一场诉讼,原本正常的诉讼结构已经打破,选民即是案件当事人,又是法官。而政客和政府,不过是负责执行的法警,根本就不是法官。法警明白,他们的职务和工资是选民开的,得罪选民,肯定炒鱿鱼。

这也印证了美国政治学家道格拉斯·阿诺德在《国会行动的逻辑》一书中提出的最基本假设——议员投票的根本考量是为了获得连任。为了连任,其他一切都可以用来妥协。

当然,这个死结并非没有转机,但需要付出代价,特别是政客要付出代价。

2011年6月23日的《纽约时报》有一篇同样关于州政府财政问题的报道:New Jersey Lawmakers Approve Benefits Rollback for Work Force。在共和党州长Chris Christie的强力推动下,新泽西州议会46-32通过新法案,削减了750000名州政府雇员和退休人员的福利待遇。这个法案在未来三十年内,可以为新泽西州政府节省1320亿美元的开支。

如此大幅度和大范围的削减福利,必然会遭到选民,特别是各种工会团体的反对。这些团体募集资金,投入游说和广告,向议员施压。在法案通过之后,选民直接打出这样的标语——在11月,我们会铭记此事。

这是一种再明白不过的政治威胁——你们今天削减我们的福利,我们在11月砸你们的饭碗。

但Crhistie州长说的很有勇气:We are putting the people first and daring to touch the third rail of politics in order to bring reform to an unsustainable system.

素来偏好大政府的民主党人在此次投票中也有不少站在了共和党州长一边,并因此遭到选民攻击。有选民称,这些民主党人抛弃了“民主党的良心”。对此,民主党议员 Angel Fuentes表示:These reforms are unquestionably bitter pills for us to swallow, but they are reasonable and they are necessary. We now have towns across this state that are struggling to afford health benefits for their employees. This has resulted in cities laying off workers.

现在还没人知道新泽西州之后的议会选举结果会如何,但这些偷了赞成票的议员的确堪忧。不过,即使选民翻盘,新当选的议员也难以在议会翻盘,推翻削减法案。踩着前任尸骨得来的好形势,没人愿意白白葬送。

和加州、新泽西州形成对照的是明尼苏达州。根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7月5日的报道,由于相持不下,无法通过新财年预算,共和党人州长也准备选择关门大吉,以此迫使议会通过削减开支的法案。关门游戏之前联邦政府已经玩过,还是挺有用的招数。

欧洲样本

如果上升到国家层面,福利与民主的问题更是热闹。华尔街日报中文网7月7日报道《德国正在成为一个明哲保身的强国?》很好的表述了哀鸿遍野的欧洲大陆中德国是如何明哲保身的。

德国之前也面临高福利和财政问题。前总理施罗德实施改革,削减了税收和福利,放松了劳工管制,迫使德国企业和雇员达成新工资协议,增强了竞争力。几年来,德国经济增长率显著提高,失业率则大幅下降。在世界各国,特别是欧洲一篇泥淖的情况下,不能不算是奇迹。虽然如报道所言,其中有幸运的成分,但主要的功劳,还是要归功于施罗德的改革。

当然,施罗德削减了大家的福利,他下台了。但如前文所述,踩着施罗德的政治尸体上台的默克尔仍是萧规曹随,并未做大的改动。财政上依然量入为出,不搞经济刺激,不搞福利承诺;坚持制造业,不高骗人的金融创新。用《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就是:稳固的财政;在商业灵活性和强大的社会安全网之间达成的一种平衡;认为经济繁荣的基础是做工精良的产品而不是金融骗术这种信念。这些政策,才使得德国能够“明哲保身”的原因。

现在,欧元区面临沉重的债务危机,希腊等南欧国家实际上已经破产,欧洲各大国因为潜在的政治风险而不得不一直输血维持这些国家的生命。债务危机最为典型的希腊,最好的阐释了选民好逸恶劳的人性缺陷。虽然入不敷出,希腊的选民依然要求维持高福利开支,为此不断罢工游行,社会冲突十分激烈。去过这些国家的中国人都惊讶于这个国家人民的生活。那种生活已经不是福利,而是纯粹的懒惰了。大家无所事事的工作,每年用大量的时间去休假,还动不动就罢工休息。这样的国家,凭什么不破产?这样的国民,凭什么不失业?这样的社会,凭什么要救援?

欧洲债务问题的本质,还是一个福利和民主制角力的缺陷造成的。德国人国民性格素来稳健务实,这也是这种改革能够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欧洲他国要想复制德国的改革,难度要增加很多。就欧猪四国等过的国民性格而言,估计这种政策要想通过无异于登天。

所以,从政治角度来看,很不看好欧洲的债务危机。欧猪四国,破产应该是无法避免的命运。不经历破产,就别想重生。

中国又会如何?

Share

from 牛博山寨 编辑推荐: http://www.zhongzhijun.com/blog/?p=134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