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舟曲小水电大跃进

舟曲小水电大跃进

今天《经济半小时》将继续关注水流困局。违规建设水电站,这样案例并不少见,但前不久我们栏目接到线索,说刚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一年的舟曲正在建设许多水电站,这些水电站既无环评审批,也没有做地质灾害的审核。我们的记者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向有关专家询问这些水电站可能会对舟曲的地质结构带来怎样的影响。

2010年8月8日,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灾害造成1471人死亡,294人失踪 ,2500多人受伤。中央和甘肃省投入资金五十亿两千万,用于舟曲灾害重建、恢复生态。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地质研究科学家、地质学家徐道一了解到,舟曲泥石流导致41个在建、已建水电站工程合计扰动地表面积达322.83平方公里,弃渣达3834.8万里立方米,这些工程与弃渣既破坏了河岸山体的稳定,巨大的石块又容易在狭窄河道中形成“自然坝”造成堰塞湖。

地质学家徐道一,成功预测了日本大地震。

孙文鹏告诉记者,西南、西北地区的山不是一个土包,是峭壁,切的很深的峭壁,本身就是不稳定,再加上山的地质岩石不一样,角度不一样,因水一泡,松散的岩石哗一下子就下来了。

两位年过八寻的老地质学家,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去年发生特大泥石流的甘肃舟曲,正加快上马水电站项目,目前全县审批立项的水电站已经有68家,而舟曲所在的整个白龙江流域,水电站项目已经超过了1000座,两位地质学家为此忧心忡忡。

徐道一说,他们不笼统的反对水电站主要反对的地质构造和活动,地形很复杂,这样的地区有可能就是造成很大的灾害的。在他看来,地形上的急变和反差,以及气候条件,使包括白龙江流域在内的西部地区水能资源富集。但也正是由于地壳结构和地质构造的极不稳定,水电开发也伴随着引发泥石流等高地质灾害的风险。这个看法,得到了同为地质研究科学家孙文鹏的支持。

孙文鹏也表示,看到它又要建水电站,也许才知道水电为何搞成这个样子。孙文鹏告诉记者当时一听水电站变成这个样子,他义愤填膺地回答说简直是不要命了,简直是太冒险了。这些老专家的担心是多余的吗?我们的记者也立刻赶往舟曲,实地了解这些水电站给舟曲地质结构带来的影响。

作为嘉陵江上游的最大河流,白龙江长约600公里,经四川省若尔盖、甘肃省迭部、舟曲、宕昌、康县、文县等县区,一路曲折流向四川,从四川昭化县注入嘉陵江。这是位于四川若尔盖和甘肃迭部交界处的白龙江,江水清澈见底,宛如一条绿色的飘带,流淌在高原上。进入甘肃迭部县境内后,山势变得险峻,两岸林木森森,遮天蔽日。江水从峡谷中流过,犹如神龙般见首不见尾。

记者沿江而行,越过迭部县城后,发现奔腾的江水突然慢了下来,在一公里外的江面上,看到了一个拦水坝,江水顺着大坝流进了一旁的水渠,而大坝这一侧的白龙江河道,因为水流被截断,几近干涸,河床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沿江继续前行,发现有近10公里的河道完全断流。

在当地跑出租生意的赛囊师傅告诉记者,水电站全是让电站了,水进洞里去了。白龙江大部分都是干着的。

听记者问起白龙江断流的事,赛囊师傅主动当起了向导,他告诉记者,大坝是水电站的拦水坝,江水是通过山里的隧道,流进下游的水电站发电机组了。果然,在距离大坝十公里的地方,记者看到,江水从隧道中倾泻而下,完成发电功能后,再次被排进了白龙江。但是没走多远,记者发现在600米外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拦河坝,汹涌的白龙江,再次变成了安静的水库,从一旁的水渠流进了隧道。再次被拦腰截断的白龙江,河道里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赛囊告诉我们,这一带的水电站几乎是首尾相接,每出现一座拦河坝,白龙江就会有长达几公里到十几公里的断流。

赛师傅告诉记者卡巴乡这一节有五个水电站,而且都是新修的。

在舟曲水利水务局记者得知,目前白龙江流域干支流水电站超过了1000座。这种水电站,装机容量不大,上游建有水坝,下游建有发电机组装,水坝将水拦截后,通过人工渠道注入发电机组,利用落差发电。

舟曲水利水务局的孔经理告诉记者水电站全是水洞式,饮水水电站,通过打洞子,两级电站有12公里多。当记者问到为什么要那么长的时候,孔经理回答说是为了让水头高一点,落差高一点,水头越高,发电量越大。

一座座水电站把白龙江拦腰切成了一段又一段。虽然正值丰水期,但是除了有几座水电站放了少量的水之外,其他大部分水坝滴水不漏,把江水都引向了水电站的水渠。大面积河段的白龙江出现断流,河床只能这样裸露着。

沿省道313线进入舟曲地界,记者发现,沿途有十几处才发生的泥石流,憨班乡的张家诚老人告诉记者,前一天晚上的一场大雨,引发泥石流并阻断了公路。这里的村民还告诉记者,这一次泥石流很大,泥石流下来的全是是石头。

当记者问到在山坡挺结实的情况下,石头是怎么下来的?张家诚老人告诉记者,暴雨来的时候石头并没有这么固定。虽然现在车一过的时候灰尘好大,但是,没有泥石流这个公路是一点灰尘都没有的。

记者发现,在上游清澈见底的白龙江,到达甘肃迭部、舟曲之后,已经变成了浑浊的黄色。白龙江上游两岸遮天蔽日,覆盖着原始森林,到这里成了光秃秃的山,沿途滑坡地带和路边高悬的大石头,似乎一触即下,让过往的车辆行人不敢做任何停留。

村民们说,泥石流阻断公路、砸坏过路车、甚至冲走田地,在这里都是很平常的事。不过,在老人们的印象中,以前的舟曲很少有泥石流。

张家诚告诉记者,以前都是原始森林,都有很粗的树,现在都没有了,以前泥石流是很少很少的,现在泥石流这么大,这些跟现在建的坝子很有关系,因为,如果树林长得很多,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泥石流了。

老人说的坝子是指附近的几座水电站。张家诚说,如今爆发泥石流的这几座荒山,曾经是连片的原始森林,大树盈抱,遮天蔽日,但从上世纪80年代起,当地伐木伐的厉害,山上的原始森林都被砍光了,后来封山育林后,植被恢复了些,不过这几年,新建的水电站,把恢复的植被又破坏了。建电站的坏处就是破坏严重,当记者问到建水电站破坏什么时,村民们说破坏森林,因为不砍伐就不能修建,不砍伐就走不过去,管子也拉不过去。

采访中,张家诚老人告诉记者,封山玉林的这些年,他们始终没有放弃种树,但是以前布满原始森林的这些山,现在种树却很难成活。以前树可以成活,是因为以前土质也好。但是现在这些地方种树没有水。记者疑惑地问到,按理说这个地方守着江,是个不缺水的地方,为什么树还种不活呢?村民们说是因为人家沟都有水,我们沟再大也没有一点自来水。

山还是那座山,为什么当初布满原始森林的山,现在树却很难成活了呢?

水利部部长顾问王浩院士告诉记者因为白龙江这一带土壤都很薄,原来有植被保护着土壤,现在把这些植被砍掉以后,再下雨土壤就流失了,也就是所谓的水土流失。再种树,有限的土壤都流失了,再往上种就很不容易恢复了。

年近八寻的老地质学家孙文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曾经在白龙江流域生活过,在他的印象中,现在这个泥石流多发,荒坡遍野的地方,曾经曾经是一个山清水秀、鱼儿成群的江南水乡。

孙文鹏告诉记者以前一下暴雨,都拿着扁担扎鱼。“水中间河道里面哗啦啦,可以去捡,可以用扁担扎,这么长(用手比划)的鱼都有,那时候老乡很好笑,一下雨以后都拿扁担到水渠里面去找鱼。”

锁儿头村长也告诉记者原先的河水冲下去都是清清的,现在一下雨就是浑水。记者看着浑浊的河水说不下雨也是黄色的,也是浑的啊。锁儿头村长说那是由于顺河道修路、修电站影响的。有泥沙跟着下来了。

锁儿头村长还说以前随便看就有鱼游,有时间就可以用一个钩子直接把鱼钩上来,但是现在就没有了。

环保局长告诉记者:舟曲山清水秀,真正山是绿的,水是清的,天是蓝的,白龙江,原来就清澈见底,水里面鱼有的都能看见的,但是现在有基本上灭绝了,现在修电站,修电站以后水库,一级一级,鱼儿到繁殖季节要游到上游,要洄游的。现在是洄游的通道断了。

路过巴藏乡的时候,记者发现,沿路很多村民都在修房子,这引起了记者的好奇。鲁良华老人说,修房子是因为房子地基下沉,有裂缝所以不能住了。鲁良华老人告诉记者手掌都能伸进去裂缝里四厘米。在前年,水电站建上来的时候就开始慢慢裂缝了。

村长陈军权向记者透露,现在基本上80%的房子整个地基是塌陷的。这些房子暂时安全感不强。

现在大容水电站水持续不降,边上那些果树整个也淹没了。

村长陈军权介绍,巴藏乡以前有金矿,民国的时候就踩空了,水库的水是顺着掘金洞流进村里的。

薛居民告诉记者以前老人们挖金,水电站把水注起来,就自己下沉。以前是平地,现在是地表的部分陷下去了,才出的洞,这个洞在庄子里很多。最大的下沉的面积有27立方米。

在村民们说的大容水电站,记者发现水电站的水库,距离巴藏村只有不到3米的距离。

鲁金来告诉记者水位上升了差不多有20多米,水库差不多有3公里。那边有人种的地全都是水淹了,泡了,都垮掉了,边全垮下来了。以前没有水库的时候两边的坡都不垮,水下面,以前地质比较硬,现在水上来了,上面都是松土、沙子,沙子容易泡水。当记者问到,有几个村出现了泥石流的裂缝,两岸垮的情况时,鲁金来说几乎就是连着河床一带全都有裂缝。

记者得知,这两村现在有3900多名群众居住,巴藏乡曾多次出面和电站协商,希望能降低蓄水量,但是电站没有答应, 最终只同意以每平方200——600元不等的价格补偿村民盖新房子。现在已经有村民领到了补偿款,但是村民们发现,麻烦并没有结束,因为新修的房子又裂了。修完大概三四天出现这个裂缝,裂了就越来越大。

水电站拦水坝和巴藏乡的房屋地基下沉、墙体开裂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我们把情况反映给了地质家孙文鹏。

地质专家孙文鹏告诉记者,水坝一抬升,地下水网整个变化,为什么?这里拦了坝以后水位抬高了,水就往两边跑,两边跑,原来是干的,地下水位的抬高,两边的地区的评价那得重新开始,打破平衡了,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地下挖空了的地区,肯定一片坍塌。

在孙文鹏看来,这是水电站无序建设引发的地质灾难,水库紧靠村子,即使地下没有掘金洞,地下水位也会上涨,导致房屋下沉或坍塌。对于目前水电无序开发引起的江河断流,地质科学家孙文鹏十分焦虑。

孙文鹏说,破坏不一天就搞掉了,一棵树在那里长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破坏以后才能够恢复吗,还能恢复吗。整个坍下去了,怎么把它恢复起来,整个村庄没有了,赔几万块钱,到别的地方建房子,旁边不可能盖房子,生态条件没有了。

来源:央视

打喷嚏链接: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47468

 

from 喷嚏网—-阅读、发现和分享:8小时外的健康生活! 之 [铂程斋]: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47468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