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波兰转型思考

波兰转型思考

上午10点炫目的阳光,让北京国贸酒店的一楼大厅显得有些光线不足。但记者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皮质沙发上的格泽高滋•科勒德克(Grzegorz W. Kolodko)。或许是由于喜爱周游世界、酷爱长跑和坚持素食,这位波兰前副总理看上去精神不错。

科勒德克是个名副其实的“工作机器”。至今,他已编著了40余本书和超过400篇科学论文。除了是一位成果颇丰的经济学家,他还是波兰经济改革的总设计师——1994年至1997年,2005年至2008年,他两度临危受命,担任波兰主管财政的副总理。在此期间,科勒德克不仅挽救了通胀高居不下的波兰经济,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还协助波兰加入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和欧盟。

科勒德克此次来北京,除了参加全球智库峰会,也将敲定自己的新书在中国发行的事宜。有趣的是,该书的英文版书名《真相,错误与谎言:动荡世界的政治与经济》,与中文书名《多变的世界:我们通向美好世界的漫漫征程》,描绘的似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图景。

一波三折的转轨

研究东欧的学者金雁曾评价“波兰是前苏联、东欧国家‘剧变’中的领头羊,也是剧变后迄今为止经济发展状况最好的一个国家。同时,也是剧变后政局最为‘波动’的一国。”

对波兰国内形势的几次反复,科勒德克比其他人更清楚。他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波兰的成功是相对的。和另外一部分经济体相比,我们确实成功地将经济转变成了市场体系,也少犯了不少错误。”

他也客观地指出,这种成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波兰的情况是下降,上升,再下降,再上升。并不是如你所提到的那样一直都有活力,像中国的近30年和印度的近20年的经济发展那样。”

自1989年以来的这20多年,波兰经历过5~6个特殊的时期。

第一个是1989年至1993年——这是波兰采取财政货币双紧缩的办法来治理通货膨胀的时期。好似对原本就紊乱的波兰经济下了一剂猛药,反而使投资下降,企业资金短缺,整个经济出现滑坡。科勒德克极度反对这类措施,将其称为“休克不治疗”阶段。他说,“那期间有太多的‘休克’,以及过多的错误,并且我们有非常严重的收缩,损失了大约20%的GDP。”

在随后的1994年到1997年,科勒德克就任副总理,策划并实施了“波兰战略”。这套战略以保持高速经济发展为目标,并全面推进各项制度建设。整个战略的内容涉及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包括农村改革、国企改造、加大教育与科学投资、鼓励国内储蓄、挖掘银行贷款系统潜力和发展金融市场、重新定义政府职能、强调社会公平和公平的收入分配等。宏观政策与体制改革的共同推进收效显著。在实施这套计划的4年后,波兰GDP增长了28%,通胀稳定在全球平均水平,失业率下降了三分之一。在此期间,波兰还加入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并由于其迅猛的涨势,被称为“欧洲之虎”。

但科勒德克的改革,得罪了不少利益集团,他所在的社民党4年后也被右派所替代。“再一次,过多的新自由主义,也就是我所称的‘不自由’政策,冷却甚至断送了经济。”这一阶段,由于单方面使用严厉的紧缩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波兰经济的增速开始放缓。“在2001年第四季度,GDP增长率为0.2%,一切都停滞了,没有增长。”科勒德克对右派的经济政策颇有微词。

这种情况,在2002年到2005年间有所好转,那正是科勒德克的第二次上任。他发动了公共财政改革,包括限制国家预算,指出收支系统与现金流管理中的必要改动,同时通过提高资源利用率减少了公共财政支出,并直接带动经济增长。在2004年的第一个季度,波兰的GDP增长率再次达到7%。

这期间,欧盟成员国的身份,也从外部推动了波兰的经济增长。“我计算,那期间我们大约有1.5%的经济增长归功于加入欧盟。而现在,是第六个时期,随着全球经济危机,我们的经济再次放缓。我们没有进入经济衰退,我们是整个东欧地区唯一没有陷入衰退的国家。”

波兰经验

“我想现在可能我们从中国学到的,比中国从波兰学到的要更多。”科勒德克说。尽管如此,他还是给记者分析了几点波兰经验。

第一点是公共财政系统的分权式改革。科勒德克说,“也就是让地方政府能够得到钱,并承担相应责任。”这牵涉到资源在基础设施、人力、环境、教育与文化之间的分配,也影响宏观经济政策和中央政府。“这是我们在波兰相当成功的地方,并且现在的中央政府少有异议。”科勒德克说,“分配财政的权力被转移到离群众更近,离地方政府和当地社区更近的地方。”

第二点,是中小企业的发展。“我们的相对经济成功主要源于中小企业,而不是享受高津贴的大集团的扩张,或者富有的跨国公司。”科勒德克说,“波兰的经济得益于这些中小企业,他们拥有企业家精神,一点点从下面成长起来。”目前波兰有200多万家雇员在250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占企业总数的99%,创造了超过60%的就业机会和48%的GDP。波兰的经济已由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转变为由中小企业占主导地位。

第三点是公私合伙制。通过鼓励非公资本进入市政公用事业的建设、运营和管理,一些原来由公共部门承担的工作就可以转移到私人部门,但仍由公共部门承担着提供公共物品和服务的责任。波兰于2007年通过《公私合伙法》,提高了基础设施建设中的私人投资比例,以此盘活私人资产,也同时缓解了政府的财政压力。

同时,科勒德克也道出在波兰推动改革的一些特别感受:“经常的,一些务实的、理性的、基于常识的政策,却很难获得支持,因为你在议会中没有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

科勒德克说,当他第一次以经济学家的身份进入政府的时候,曾经很得意:“他们需要我的知识,因为我知道事情如何运转,我将根据我的知识来制定政策。85%的时间我将会像个经济学家一样思考,15%我可能会和反对派斗争。但实际上大错特错,正相反。95%的时间都用来斗争,5%的时候你才能扮演一个经济学家。”

看中国的下一步

从科勒德克的新书和往日的演讲中,可以读出他对中国的赞许态度。科勒德克认为,中国在实行渐进式改革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中国在全球化的大潮中时,没有掉入西方“新自由主义”的陷阱,而是找到了监管与自由化的契合点。这使中国“结合了微观经济的企业精神与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并且比任何国家都结合得更好。”

科勒德克对中国的信心也体现在其新书的预测中:“下一个十年,中国的崛起(不仅是从人口和经济角度看)将成为主要特征。中国将利用资金储备开始立足世界上最富裕国家的零售业和金融业。这得益于中国有着明智的发展策略,而且已经思考了40年,而非4年。”

对于目前困扰中国经济的通胀问题,科勒德克认为,中国的通胀是由两个原因叠加形成的:一是成本推动,二是需求拉动。对成本推动的通胀,主要是由于能源的价格上涨,生产成本上涨所致,“我们不得不按照商品的价格付费,虽然现在他们更贵了。”他说,对于这一类的通胀,政府的政策效果是有限的。而需求拉动的通胀,则是由中国过热的经济所导致,与过多的建设和过易取得的信贷有关。

科勒德克认为,应当谨慎使用收紧信贷的货币政策。因为收紧信贷可能进一步提高利率,使包括消费和投资的商业信用的扩张减速。

但科勒德克表示,“我还是持积极看法,认为中国可能不会出现硬着陆。”曾经访问过中国内地不少省区市的科勒德克,对收入分配问题有着更多的忧虑,“这已经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效率的问题。过多的不平等,会反过来阻碍经济增长和效率。因为政府需要将大量的注意力放在收入分配,而不是提高技术或者国际竞争力上。”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打喷嚏链接: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47169

 

from 喷嚏网—-阅读、发现和分享:8小时外的健康生活! 之 [铂程斋]: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47169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