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Google Plus新政

Google Plus新政

本周早些时候,我的Google Plus帐号被停权了。页面提示上写着:Your account was suspended.理由是我违反了Google Plus的《社区准则》(相关链接),却又没有明确指出我违反了哪一条。于是,我只好向提交了申诉表单(相关链接)。这一次,Google Plus明确指出,问题出在我的ID“和菜头”,这一ID的命名法违背了《社区准则》的第八条:

为了帮助拦截垃圾邮件并防止个人资料被人假冒,请使用朋友、家人或同事平常称呼您时用的名字。例如,如果您的法律全名是 Charles Jones Jr.,但您通常使用 Chuck Jones 或 Junior Jones,则可以使用这两个名字中的任意一个。

我想了很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一直都没有弄明白。直到今天晚上,歌手许茹芸的Google Plus帐号被停权,我终于恍然大悟:Google这是在做实名制。我的实名并非和菜头,而是赵得柱,因而被停权。许茹芸的实名是许宏琇,她家里人不叫她“许茹芸”,也自然被停权。我突然想去买一盘许茹芸的CD听,以表示同病相怜的默默支持。

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了Facebook。在Facebook上所有人都必须用实名,哪怕是LadyGaGa,只能用她的本名。这里不嫌麻烦,抄录如下:Stefani Joanne Angelina Germanotta (史蒂芬妮·乔安妮·安吉丽娜·杰尔马诺塔)。基于相同的理由,中国学人安替也被封杀帐号,Facebook的天才居然知道安替只是个笔名。看来,Google Plus严格遵循了和Facebook一样的运营策略。

为什么Google要这么做?让我比较一下Twitter和Facebook就知道了。在较为宽泛的程度上,我可以把它们不加区分地视为社交网站。当然,严格说起来Twitter更偏向媒体一些。不过,Twitter也是基于人际关系的网站,算作社交网站并不算错。同样是社交网站,Twitter和Facebook代表了两类不同的万盏。Twitter基本上是一个生人网络,用匿名制,因为它没有加好友的概念,你关注了别人,别人未必需要对等关注你。而Facebook则是一个熟人网络,实名制,必须是双向好友,而且要区分是朋友、同学还是同事。

比较什么呢?比较它们的用户数和市值。Twitter全球用户有1.05亿人,Facebook则有5亿人。虽然两家公司都没有上市,但是Twitter估算的市值在40亿美元左右,Facebook有传闻说明年初IPO,市值届时过千亿美金。明白了吗?一个实名制的社交网站更值钱,也更能吸引网民参与。华尔街更喜欢Facebook,而不是Twitter。他们把Twitter当作一家媒体公司,给出40亿美金已经极为慷慨。而Facebook是各种社会真实关系的合集,更有想象空间,更具赚钱而且是大钱的可能,所以备受青睐。

Google在过去几年一直在研究社交网络,相信他们应该比我研究得更为精深。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Google Plus如此如饥似渴地要求用户实名,哪怕是一周后达到了2000万用户之后也不愿意放松一点,反而加强了对实名的审核。Google是一家上市公司,要对股东和员工负责,实名制的Google Plus便于Google实现利益最大化,这是他们运营策略的必然选择。

即便如此,Google怎么可能对几十万中文网友一一审核资料?我猜想,许茹芸和我的不走运完全是因为排行榜。Google用户做了一张全球Google Plus Top 100列表。许茹芸在列表中位于40多位,我在70多位。我相信Google内部一样有这么一张表,而且更为准确。当Google按照语言区列出中文区列表时,看到一个用着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的汉尼拔.莱克特医生的头像,用户名叫“hecaitou”的哥们,赫然在地区前十名之内,怎能不心头烦恶,手心发痒?大概基于相同的理由,前几天中文网友“困兽”也同样被停权,后来写了申诉信才予以解封。让我这样的用户消失掉,这样Google的Top 100列表看上去就“正常”得多,列表有太多次机会曝光,其它用户看到那100个用真实大头像,用真姓名的用户,其引导和暗示作用将会极为巨大,便于Google Plus开展它的实名社区计划。

许茹芸?网上有太多她的中英文个人资料,记录了她的实名和艺名。Google Plus封杀她,就像Facebook当年封杀LadyGaga一样,具有良好的示范和宣传效果。连许茹芸都要封杀的话,其它人就更没有理由用非实名的ID了。而且,为此连一分钱的广告和推广费都不用出。

我现在怨恨Google么?不,我非常理解Google为什么要那么做。Google Plus没有承诺要提供一个匿名制的社区,它在社区规范里规定要求使用实名。那么,它就不是我可以用的产品。好在世界上还有Twitter,Twitter不需要我提供实名。对了,Linkedin也允许在初级帐号不使用实名。天哪,好像我的Facebook帐号也允许我使用“He Catiou”。你瞧,这就是一个有选择的世界所能带来的好处。在这些网站,我不用像在Google Plus里一样,目睹一份要求我上传身份证扫描件或者照片的申请目瞪口呆。连Paypal这样的纯网络银行都不曾做过这样的壮举,更别说Ebay,Amazon。

Google Plus紧紧贴在Facebook身后,向我索要实名资料。大概它根本没有考虑过,这枚让Google Plus很不喜欢的ID我已经用了13年。大概它也根本不去考虑,当我顶着我的实名,换上我的真实头像,需要怎样和7000多个“圈”了我的Google Plus用户解释和证明:嗨!我真的是和菜头啊!大概它在研究了三年的社交网络之后依然搞不明白,我和我的朋友、家人是用另一种伟大发明保持联系,彼此互动,那玩意儿叫做电话。

总之,我不是Google Plus乐意服务的用户,我也无法用Google Plus希望的方式去使用它的服务。不如就这样吧,祝福Google市值继续攀高。我呢,现在去听Stefani Joanne Angelina Germanotta,哦,Ladygaga的《Poker Face》。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from 槽边往事: http://www.hecaitou.net/?p=7201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