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5

地主,谋士,长工的故事

发信站: BBS 虎踞龙蟠站 (Tue Jun 28 10:32:42 2005) 地主,谋士,长工的故事.—- 以前,有个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干活,地主给长工们盖了一批团结楼住着,一天,地主的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做—–公房出售!告诉他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那个高兴啊!     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城镇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做旧城改造,他们把手上的钱给我们,我们拆了房子盖新的,叫他们再买回去,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地主又实行了,这次,有些长工们不高兴了,地主的家丁派上用途了,长工们打掉牙只好往肚子里咽,地主又赚了好多钱。     又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大城市了,有钱人更多了,地主的土地更值钱了,谋士对地主说:东家,咱们把这些长工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建别墅,拆出来的地盖好房子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款还能赚一笔,地主说:长工们不干怎么办?谋士说:咱给他们钱多点儿,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再到咱们的猪圈旁边建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给他们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地主说:他们钱不够怎么办?谋士说:从咱家的钱庄借前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崽,又没风险,地主又实行了,长工们拿到钱,地主的经济适用房到现在才建了一间,长工们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     于是,长工们开始闹事了,地主有点慌,忙问谋士怎么办?谋士说:赶紧通知长工们,房子要跌价了,别买了,租房住吧,正好把我们的猪圈租给他们,结果,这么多年后,长工们的钱全没了,还在租房住,直到永远!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同学聚会和高考状元

这是上周六的事情 见到了从苏州来的chen y和他的lg cui jin见到了从上海来的aiwa见到了pp的新娘lily(可惜缺了新郎)见到了优秀的医生qlan 哈哈,收获不少 中午arlein在小爽招待了我们下午我们在上海路的猫空晚上在湖南路的大排挡 然后就听到了arlein弟弟的好消息,683分顺利成为高考状元,可惜不是省状元省状元连加分是707,其实差距也不大呵呵所以说,高手过招,也差不了多少 多少是个好消息,祝贺一下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看望张少和开题报告

挂了水,想动动,于是想到了张少 早上六点多,天已经大亮了 张少同志术后还是有些疲惫,晚上似乎也比较兴奋呵呵 不过伤口还是有些疼痛 终究算是比较彻底的治疗,也算是不错的结果 拖着总也不是问题 回到学校七点多了,身体状态也不是很好 吃了药,吐了,尤其是在开题报告以前 准备了面纸和塑料袋,怕出丑 报告还算比较顺利嘿嘿,然后就回去睡觉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首先谴责沙塘园 感谢squid

呵呵,事后我把它叫做受难日,就是上个星期四 在食堂吃了不洁食品,鸭子,虽然尝到了味道有些不对,但是还是吸收了不少 晚上十点多开始呕吐不已呵呵,吐了八九次了,mm在家里也有同样症状 多亏偶们squid老师经验丰富,挺身而出啊呵呵,深表谢意哈哈 在医院呆了一个晚上 验了血,发现白细胞的值狂高呵呵,正在与侵略者肉搏呢哈哈 后来挂了三瓶水,方有所好转,发现挂葡萄糖的时候身体比较热,感觉也比较好,哈哈 输入能量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回归在今天

又有好几天没有回来了,最近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写的,为了扩大版面的要求 我决定每个事情写一段,方便大家评论呵呵,:)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欣赏国青队

喜欢国青队的气势,论实力,国青的实力也一般,可是他们有信心,有气势,他们懂得为自己争取,争取气势,优势 国家队就土很多,一不小心赢了哥斯达黎加,可以得意一下,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够水 其实足球这个东西很偶然,一场球就决定了一个球队的命运,一个教练一个球员的命运,可是为什么中国足球总是在青年或者是少年的时候那么灿烂,然后就没有了呢 欣赏国青队,即使是他们最后输给了的德国,但是他们已经不可思议的赢了所有的小组赛;欣赏国青队,因为他们还是给国人带了了一线希望,所有人把感情和目光转移到了更加年轻的小伙子而不是国家队身上;欣赏国青队,因为他们身上还有的生气和斗志,还有的一点点纯真,即使这个仅仅是残留; 庆幸他们还没有被中国联赛完全的蚕食!! 奥运自见分晓,虽然我不曾厚望,但是有的是惊喜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今天开题报告,不亦乐乎

看着人家在台上挨批呵呵÷ 不免有些庆幸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